正文:吕奶彤 孔炮忆 罗爆雁 鲁弄珍 柳射珊 郎压凡
秀美

对各种事情都极其敏锐的赵南飞,立刻知道,自己得到了一个绝世奇才。赵南飞虽然学的是西医,但他私下里,对中医也是很有研究的,欧阳志远的针法,绝对是一种极其神奇的针法,竟然能把一个自己都判了死刑的小孩子,救了过来,这简直就是匪夷所思。 自己一定要好好的扶植这个年轻人,让他为自己所用。 此时,王健的脸色变得难看起来,身形慢慢的恢复自由,他狠狠的盯了欧阳志远一眼。 “马上手术!” 萧眉一声低声道。 女孩子被推进了手术室。萧眉和王健快速的进入手术室。 欧阳志远刚想跟着进去,但被赵南飞喊住。 赵南飞刚开始并不相信欧阳志远的针灸技术,但在看到小女孩极其严重的伤情,在欧阳志远的银针控制下,生命特征稳定下来,这让赵南飞感到极为惊奇。身为傅山医院院长的赵南飞,,他知道,是欧阳志远的针灸,挽救了这个小女孩子的生命。 如果自己不是看到这个小女孩子生命垂危,自己也不会跟着进来,就是做了手术,这个女孩子也不一定能抢救过来。 欧阳志远学的胸科专业,怎么会精通中医的针灸?而且针法是如此的神奇精妙? 赵南飞知道,外面的孩子,肯定还会有生命垂危的,能多延长几分钟钟的时间,就会给孩子带来生的希望。 “欧阳,外面还有很多生命极其危险地孩子,快去救他们!” 欧阳志远本打算进手术室,学习一下萧眉的开胸手术,但听到院长赵南飞的提醒,连忙道:“好,我马上去。” 欧阳志远快速的来到急诊科的外面,整个现场哭喊一片,很多的家长和媒体的记者,都赶了过来。 家长们哭天喊地,记者们忙着拍照采访。 这里毕竟是正规的区医院,所有的大夫和护士,没有一丝的慌乱,井然有序的接诊了一个又一个孩子。 “谢诗苒,我要酒精消毒!” 欧阳志远在给两个孩子进行针灸后,对着一个漂亮的小护士喊着。 “来了,欧阳医生。” 一个长的极其漂亮的年轻女护士,连忙拿来酒精棉合子。 欧阳志远快速的给银针消毒。 这时候,几个护士快速的推过来一个十三四岁、血迹斑斑的少年。担架车上的少年胸脯剧烈的起伏,好像犯了哮喘一般,张大着嘴,两眼瞪得很大,拼命的呼吸,但脸色却憋得紫黑,眼看着就要窒息而亡。 这更是一个病情极其危险的的少年。 “快来医生!快来医生!” 两个护士一边快速的清理着男孩子的上呼吸道,一边大声呼救。 护士对这孩子的诊断是呼吸道创伤性堵塞。 这时候,很多的大夫都已经在抢救室和手术室,现场竟然没有一个医生。 欧阳志远正在给一个男孩子施救。 一个年轻的医生,在急救室里冲出来,一眼看到已经窒息昏迷的少年,不由的脸色大变,大声道:“呼吸道堵塞,护士消毒,准备器械,立刻做气管切开术。” 这名医生叫赵平,也是胸外科的主治医师,业务水平极高。 现在这个男孩子根本来不及进入抢救室,就是进入抢救室,抢救室里面,还有好几个孩子在等待抢救。 两个护士快速的准备好了器械,而且熟练的给孩子消毒。 担架车正好经过欧阳志远的身后,欧阳志远已经给另一个男孩子下完了针,刚一转身,就看到了身后担架车上的这个男孩子,已经窒息昏迷了。 欧阳志远一看已经窒息昏迷的孩子,脸色憋得青紫,全身抽动,不由得大吃一惊,这个孩子的病情更是凶险,再耽搁一会,这个男孩子就会窒息而亡。 赵平看到护士准备完毕,伸手拿起手术刀,毫不犹豫的划向孩子的气管。 欧阳一搭男孩子的脉门,又在男孩子的胸部敲了一下,连忙道:“不要切气管!” 赵平一愣,看到是欧阳志远,他知道,欧阳志远是刚分来的大学生,脸上露出来鄙视的神情,冷哼一声道:“病人马上就要死亡,再不抢救,就晚了,请你让开!” 欧阳志远根本没有时间和赵平理论,一把拿起护士手中的一个没有用过的注射器,拔掉活塞,闪电一般的扎入孩子的胸部。 “嘶嘶嘶!” 一阵放气的声音在针管里发出,孩子本来剧烈起伏的胸腔慢慢的恢复。 “气胸!” 谢诗苒喃喃的道,两眼看着欧阳志远,漂亮的脸上露出了极其崇拜的表情。 赵平的脸色一下变得难看之极,狠狠的瞪了一眼欧阳志远,又看了几位护士一眼,扔下手术刀,走进了抢救室。 赵平这个人,平时行事就有点阴,谁要是得罪了他,他一定会想法设法找回来。 所有的人都认为这个男孩子是呼吸道堵塞,两个护士也一直在清理小男孩的呼吸道,但没有人想到是气胸。 如果赵平把这个男孩子的气管切开下管,根本解决不了问题,孩子立刻就会窒息死亡。气胸,就是胸腔内有压力,压力死死的压住肺部,让肺部不能张开呼吸。 欧阳志远用一个针管,释放了胸腔的压力,挽救了这个小男孩子的生命。 几个护士,看着小男孩已经开始自主呼吸,脸色由青紫变得红润,顿时对欧阳志远佩服的五体投地。 再晚几秒,就怕这个男孩子,就抢救不过来了。 欧阳志远连续给几个孩子针灸,消耗体力极大,冷汗已经把他的衣服,全部湿透。欧阳志远一个趔趄,差一点摔倒。 谢诗苒连忙扶住欧阳志远,轻声道:“欧阳医生,快到椅子上休息一下。” 股股清新的淡雅幽香,飘进了欧阳志远鼻子里。 这种少女的幽香,对欧阳志远充满着强烈的诱惑,他禁不住暗暗地多吸了几口。 谢诗苒长的极其漂亮,性格开朗活泼,身材修长靓丽,那种青春逼人的少女气息,吸引着所有男人的目光。 欧阳志远在这次抢救中学生的过程中,做出了极大地贡献。要不是他的太乙五行针,激发了几个孩子的潜在生命力,那几个孩子根本抢救不过来。 这次的表现,让欧阳志远,在心胸科,站稳了脚跟。 但仍旧有很多的大夫们,对欧阳志远的中医针灸,呲之以鼻。 胸外科的主治医师王健和赵平,就属于这一类人物。 欧阳志远很多地方,让萧眉都感到了一次又一次的惊喜。 以欧阳志远的资历,现在还不能单独做手术,但他每次和萧眉配合做手术,都配合的极其默契。 特别是在一次肝脏移植的大型繁琐手术中,欧阳志远递给萧眉手术器械的准确性,竟然达到了百分之百。萧眉根本不要用语言,下一个需要什么样的器械,就已经由欧阳志远递到了萧眉的手中,而且准确无误,这让萧眉大感意外。 也就是说,如果这个手术,让欧阳志远自己做,欧阳志远照样能做成功。 现在心胸科,心胸内科和心胸外科并不是分的很清楚,只要心胸科动手术刀,心胸外科的一把刀、二把刀们,都要参加手术。 经过一个月的接触,欧阳志远对萧眉的印象极好。萧眉工作以外的事情,竟然没有人提起。更让欧阳志远想不到的是,今天自己竟然会得到萧眉。

两人都喝了酒,酒精的麻醉下,两人都沉醉在爱意之中。 “眉儿姐……我爱你!眉儿姐……我爱你………我爱你……” “志远……我也爱你……志远……不要离开我…………” 萧眉死死地搂住欧阳宽阔的后背,指甲已经刺进了欧阳的宽阔的肌肤,自己却泪流满面。萧眉感觉,自己抱住的是林志远,他仿佛回到了过去。 两人,互相猛烈的亲吻着,倾诉着. 在天就快亮的时候,两人终于在床上相拥着睡着了。 萧眉在醉酒的情况下,把欧阳致远当作了林致远,而欧阳志远在和萧眉的接触中,不自觉的喜欢上了萧眉。 那种失而复得的狂喜,让萧眉不再压抑,她流着泪,呼唤着自己心爱人的名字。 上午十点左右,萧眉在似醒非醒的时候,感到自己整个身子,依偎在一个温暖炽热的怀抱之中,顿时吓了萧眉一跳。 萧眉下意识的伸手一摸,感到摸到了对方的胸脯上面,那种饱满结实温润的感觉,顺着掌心,传了过来,让萧眉内心一颤。 萧眉顿时吓了一跳,猛地睁开眼,一张英俊潇洒、极其阳光的男孩子的面容,正在熟睡,那调皮的嘴角,竟然还挂着一抹十分迷人的笑意。 欧阳志远!天哪,欧阳志远怎么会和自己睡在一起? 难道,昨天夜里和自己缠绵睡在一起的,竟然是自己带的徒弟,欧阳志远。 萧眉呆呆的发愣,怎么会这样?怎么会这样?自己守护了多少年的贞洁,没有给林志远,竟然给了欧阳志远。 萧眉连忙站起身来,但刚一站起身来,一个趔趄,自己根本站不起来了。 萧眉猛然想起来,昨天夜里,自己喝醉了酒,在梦中,和林志远模模糊糊的猛烈而疯狂的缠绵,不知道做了多少次。 萧眉脸色一红,真是要死了,昨天是志远的忌日,萧眉一个人来到自己和林志远经常约会的地方,独自一人哭诉着,喝着酒,不知不觉的喝醉了。 欧阳怎么会来到这里?萧眉挣扎着穿好衣服,给自己倒了一杯水,猛的喝了下去。 冷水让她渐渐的冷静下来,昨天夜里的画面,断断续续的在脑海里闪现。 萧眉的脸色变幻不停,看着睡梦中,还带着一丝笑意的欧阳,不由得叹了口气。 萧眉知道,昨天夜里,自己把欧阳当作了林志远。 欧阳,是我害了你。 萧眉坐在椅子上,点上了一颗烟,袅袅的烟雾,慢慢的升起来。她看来了一眼墙上自己和林志远依偎在一起的结婚照,内心伤痛不已。 志远,六年了,我们生活在两个不同的世界,你还好吗? 凄迷的烟雾,萧眉的耳朵里,想起了林志远气喘吁吁的声音。 “眉儿,好好的活着,记住,遇到疼你的、爱你的,就要勇敢的接受,这样,我就放心的走了,记住,你一定要答应我!” 林志远弥留之际,拉住萧眉的手,久久的不放,眼里流露出让人心酸的不舍。 “志远,你会好起来的,眉儿离不开你,你也不能离开眉儿。” “不,眉儿,你一定要答应我、答应我……” 林志远喘息着,嘴里开始涌出大量的鲜血,眼里露出了让人揪心的祈求。 “萧眉,你就答应远儿吧。” 林志远的父亲林幕雪流着泪,看着萧眉。林幕雪知道,儿子已经不行了,禁不住老泪纵横。 萧眉看着志远渐渐失去血色的脸,撕心裂肺的哭喊着:“志远,我答应……我答应你!” 林志远的眼睛里,露出一丝回光返照的笑意,微微抬起手,伸出勾起的小拇指。林志远已经说不话来。 萧眉知道,林志远是想和自己拉钩,这是两人之间经常玩的游戏。萧眉颤抖着伸出自己的小手指,拉住了林志远的小拇指,两人的手指,拉在了一起。 医生们全力抢救,但林志远的伤势太重,抢救无效,终于还是走了。 这个残酷的打击,让萧眉几乎崩溃。

欧阳志远醒来的时候,已经是上午十一点钟了,昨天夜里,一次又一次的疯狂冲击,让他的体力透支了很多。欧阳一眼看到,萧眉正坐在椅子上,那张凄美的精致脸庞上,还隐现淡淡的泪痕,眼睛里,透出一种让人揪心的孤独和忧伤。 医院里,那个高雅、自信、果断的萧院长哪里去了? 欧阳志远连忙找自己的衣服,可是,由于昨天的狂乱,自己的衣服,不知道扔到什么地方了。 萧眉看到欧阳志远醒了,在找衣服,没有说什么,脸色微微的发红,走到客厅,在地上找到了欧阳的衣服,拿了进来,把衣服放在欧阳志远的面前。 欧阳志远接过衣服,在被子下,手脚慌乱的穿好,猛然发现床单上,几片鲜红的痕迹,吓了欧阳志远一跳。 天哪,萧眉竟然还是第一次? 欧阳的脑海里,想起来昨天夜里,怎么会这样?萧眉结过婚了呀? 欧阳致远疑惑的看着墙上悬挂着的那张结婚照,心里纳闷不已。慌乱的道:“萧姐,对不起,昨天喝多了!” 萧眉看了一眼欧阳,沉声道:“欧阳,没有什么对不起的,我们都喝多了,过了今天,我们都把这件事忘掉吧。” 欧阳志远看着一脸泪痕的萧眉,想起来这一个月以来,萧眉对自己的关心,昨天夜里自己竟然侵犯了萧眉,这也太不应该了吧。 萧眉看着欧阳致远在看墙上的那副结婚照,轻声道:“那是你林大哥,他在车轮下,救了两个孩子,而自己却永远的走了。” 萧眉说着话,站起身来,伸出手,抚摸着照片上的林志远。 “什么?林大哥去了?” 萧眉的话,让欧阳志远大吃一惊,看着墙上的照片,一种敬意在心里升起。 “恭贺萧眉、林志远新婚愉快。” 欧阳志远在旁边,隐隐约约的看到了几个字。 林志远?林大哥叫林志远?和自己的名字,重两个字,怪不得,昨天夜里,萧眉叫自己志远,萧眉肯定把自己当做林志远了。 难道,两个人还没来的极举行婚礼?林志远就……? 看着萧眉柔弱的背影,欧阳志远想着昨天夜里,自己和萧眉的热烈缠绵,内心那种强烈的爱意,再次升腾起来。 一个月来,和萧眉相处的点点滴滴,萧眉那种高贵典雅、知性善良,让欧阳志远的内心起了涟漪。 欧阳默默地走到萧眉的身后,伸出手,轻轻的搂住萧眉柔弱的肩头,急促的道:“眉儿姐,我……我喜欢你!” 萧眉的娇躯一僵,连忙挣脱欧阳志远的怀抱,脸色微红,看着欧阳志远道:“欧阳,这不可能的,这会害了你的,我比你大七八岁,我老了!” 柳眉听到欧阳的表白,眼睛里闪过一抹惊喜,但随即消失,又透出一丝慌乱和无奈。欧阳志远看到了柳眉眼里的那抹一闪而没的惊喜,他知道,柳眉也强烈的渴望得到爱。 “不,眉儿姐,你不老,其实,这一个月来,你对我的关心、爱护,让我很是感动,你的美丽善良、高贵典雅,早已让我心动不已,眉儿姐,我……我爱你!” 欧阳志远慌乱的表达着,一把再次把萧眉搂在怀里,伸嘴就去亲吻柳眉的嘴唇。 柳眉的内心,变得十分慌乱,连忙推开欧阳。 “不,欧阳,这不可能,别人会怎么说?你还小,我们是不可能的。” 萧眉猛地推开欧阳志远。 欧阳志远被推的后退了几步,看着萧眉剧烈起伏的胸脯,心里一阵难受。是的,自己的一切怎么能配得上萧眉? 人家萧眉是什么身份?堂堂傅山医院的业务副院长,副主任医师,自己算什么?一个刚刚毕业,没有任何后台的小医生,自己根本配不上人家。 可是,自己已经和萧眉缠绵了一夜,萧眉已经成为自己的女人,而且萧眉还是自己生命中的第一个女人。